• 2005-06-27

    烈日炎炎找房忙 - [生活]

          即将面临无房处境,虽说可以住学生公寓,但与阿拉伯人和黑人为伍,不免心里慌慌,还是要抓紧找房啊。
          这些天,这里都是33-34度,烈日啊~~~~~>_<~~~~~顶着太阳看房子,日子真四苦啊。。。。。。

          就上来叫个苦,继续找房去了。...
  •       我估计我一定是想泡泡想疯了昨天晚上做了个梦;
      
          爸爸妈妈来看我了,还把泡泡给带来了。
          我的家和周围的社区突然就变了样了,象农村的小房子,一幢一幢都极小,而且是土做的墙。每家和隔壁人家之间都有绿色的植物阻隔着,和对面人家之间也只有一条小小的扬着尘土的小道。
    &...
  •       考试成绩终于全部下来了。反正我考的都不赖。
          最后一门40分里我拿了31分,不算低了。我们班最高的竟然有38分。。。寒一个,估计是西班牙女孩,反正看法语跟看西班牙语也没什么大区别。而最低的,才11分 真不知道那位是怎么考的呀。。。
    然后我们几个同学就在暗自猜测,到底是谁呢?(也够八的了,呵呵)
         &...
  •       我终于。。。终于。。。到家拉。。。。。。。。。

          我到法国7个月,里昂已经有两三次罢工了,主要是地铁或公共汽车。但因为我住的靠D线,而D线是全电脑控制的,所以以前的罢工并不怎么影响我。而且,以前但凡有罢工,总会提前在各种媒体上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的,即使公车参与罢工,但总有少量的公车是继续运行的。
          可这次不同,一点征兆也没有,说停就停了,就连永不停止的D线竟然也停了。

          中午出门时还是天气晴朗万里无云的,一切也都很正常。下午三点的时候,听同学说今天的地铁有点...
  •       前些天一大早,房东紧急的敲门,我还在睡觉呢,想装没听见,但她一直敲了一刻钟,实在装不下去了,只能起床开门。
          她很有礼貌,说如果是她把我吵醒的,非常抱歉,横。。。。。。
          然后她又问我今年夏天什么时候回去,我说8月啊,她说你怎么只回去一个月呢,放假4个月你呆在这里干吗啊?我觉得她怎么问的那么奇怪,我爱呆多久是我自己的事呀。
          接着她又问,你准备住到几月?我说10月啊,我一开始就说是借一年的嘛。然后她竟然说,我更喜欢你在6月30号前搬走。
       ...
  • 2005-05-18

    记忆里的味道 - [生活]

          在家里已经好多年没有吃过腐乳了,因为从来就不吃早饭的。那天去超市,看到这里竟然有品种齐全的腐乳卖,从白芝麻辣油的,到红乳腐。当时就小滴了几滴口水。。。因为想着要做腐乳肉,就买了瓶红腐乳回家。其实想想,大概已经有十五年没有吃过红腐乳了吧。
          今天喝粥,就把红腐乳瓶子打开了。一开瓶,一股浓郁的熟悉的味道就扑鼻而来,好象又回到小学时的那些清晨,用青花瓷的碗装着还冒着小热泡的泡饭,上面有块鲜红的腐乳,历历在目啊。小时候闻到的味道竟然可以深藏在记忆中。
          原来回忆里真的什么都能装下的呀。

         &...
  • 2005-05-16

    白头发 - [胡说]

         上课的时候,看见隔壁的B在楸头发,还听到他喃喃的道:又一根白头发啊~~~我侧过头一看,还真是啊,一眼望去,顶上就已经十七八根了呢。B才23啊。。。。。。
          前阵日子,网上碰到了H,她说自己有白头发了,才30出头一点点的人,平时看她的样子,只不过20多啊,要不是白发,谁会估摸出她的年龄啊。

          想想人也真可怜,好不容易把周围样样东西都安排妥当了,可以稍微自由点的享受下小小的快乐的时候,就已经被提醒——你已经要老了。特别是女人,最不想看见的就是自己的白发。我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的时间。虽然我的头发少,发质也不好,每天都在唠叨着要维护我那少的可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