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7-22

    给妈妈的一封信 - [二宝]

    7月14日

    妈妈

    明天你就要上飞机了,据说后天就可以到了。我很高兴,终于可以看见你了。你说我是你最爱的宝贝,不知道现在我还是你最爱的咪咪吗?

    我有好多话想跟你说,因为怕忘记,所以一点一点地记下来。

    这几年爸爸把房间的样子......

  • 2007-07-22

    悲惨的小鞋 - [生活]

    我最近很急,一直想去小7,但因为办这个办那个的实在没时间去。主要是我没带什么鞋子回来,那些可以走路的都扔在巴黎了。这几天出门,都是穿着那些在家里翻箱倒柜找出来的鞋子。

    第一天的小布鞋,穿出去后发现前面脱胶了,虽然不影响功能,但非常地不美貌。第二天的黑皮鞋......
  • 2007-07-19

    到上海了 - [生活]

    据某人说我吵架太温柔,没有气势  为什么我一说外国话,就变的噶温柔了呢,不攒呀不攒。我下一个目标就是要把外国话说出BH的味道来。

    在回来的飞机上,我坐在第一排。好多人招呼也不打地就从我们第一拍四个人前面贴着墙地穿来穿去,跟壁虎似的。有一个男人很夸张,看见四个人里三个人翘着腿后,仍然也没有退缩,直接就往我腿上走,当他0.01秒后意识到我没有主动给他让路,竟然拿他的腿碰碰我又示意了我一下。我正舒舒服服地斜在位子上翘着腿看电影呢,在懒散作用力的驱动下,我只有眼球转动看了看他,一个橘黄条纹肥男。他以为我看他,就会让,又拿腿来碰我腿了。幸好我盖着毯子呢,要不都被他的腿毛戳死了...
  • 2007-07-14

    临走的日子 - [生活]

    今天出门走一圈,终于脸上出了点汗。夏天啊,今年真是来之不易!!!据说我上飞机那天,巴黎将达到30度。不知道我下飞机那地方,会几度内?

     

    这几天整理行李,每天往箱子里塞一点东西。开始没塞什么就满了,后来发现每天都有新空间,真好。每天看见有新地方,就再往里面塞几件衣服。上海的天气和巴黎完全不一样,我把在这里穿不到的全塞进了箱子。给亲戚朋友带礼物真是件头疼的事。因为不知道他们喜欢什么,既要带出法国特色,又要得人所好。我这段日子没干别的,就在想他们都喜欢什么了。要是今天晚上还没有想出来,明天就直奔食品柜台吧。

    其实,我今天已经去过BON MARCHE的食品柜台了。在这里要再次高声呐喊一下:没钱的蚕姥胚千万别去呀
  • 2007-07-13

    没头脑中的JP - [生活]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
  •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
  •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
  • 2007-07-01

    香肠萝卜干米线 - [吃喝]

    冰箱里没什么菜了,也不高兴去买,于是就把剩菜翻翻,重组整合了一下,搞出了个香肠萝卜干米线。由于在冰箱里又翻出几片白菜叶子,所以也一起放下去了。

    最重要的就是,要记得加大量辣椒爆香,米线要用冷水冲凉。



    ...
  • 上周交的。

    在MARIANNE的组里,非被她活活搞死不可。在刚开始做的时候,她说每人要做2条裙子,1条是带领子带袖子的,另1条随便自己选款式。于是,我就先裁了条没领子没袖子的。刚做完,她就说,要先交有领有袖的。于是,我啃赤啃赤裁第2条。可第2条还没完呢,MARIE又下了最高指示,说要做1条她选的样子的~~~~~~~~~最后我掐指算了下,在MARIANNE的组里,我活活比人家多做了2条裙子,太苦了。。。。。。。。。。。


  •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
  • 老娘我实在做不动3筷了,只做了2块

    后来发现好多人都不交作业了,真过份.......................早知道我也混着不交了,太累人了

  • 2007-06-29

    妮妮语录 - [胡说]

    T公子:你去买个IPOD吧

    妮妮:我有啊

    T公子:那怎么从来不看见你用呢?

    妮妮:我不想用

    T公子:啊,边做衣服边听IPOD多好啊,你为什么不用呢?

    妮妮:听了就没办法8卦了

    T公子:~!@#$%^&*(
  • 游泳衣和一些裙子,外加两件针织服

    胸口绑个大蝴蝶结,弄的自己象个天大的礼物似的,嘿嘿 

  • 终于钩完了,热泪盈眶啊。。。。。。。。。。。。

     
  • 2007-06-17

    黎明前的黑暗 - [上学]

    最近实在太忙了,本想着放假前可以轻松点,没想到作业如山啊 T_T

    就1个礼拜的时间,要完成如下作业:1个海滩装系列的设计(包括泳衣,裙子和针织衫),用钩针钩1套游泳衣或夏日服装(钩针的面积必须比布料多),织3块面料小样(NND,又要织布了)并完成1条带领子和袖子的裙子。

    ~~~~~~>_<~~~~~~ 还让不让人活了。眼看周一要交了,我布还有2块没织呢,比几尼也没钩完。谁要是把这些全做完,我跟谁急,是不是人啊!!!

    ...
  • 2007-06-06

    真的无语了~~~ - [胡说]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
  • 2007-05-24

    好想妈妈呀 - [二宝]

    5月24日,星期四         晴 

    看了肥饼干的日记后,我用脑电波闪了下离我有1/4个地球远的妈妈,因为:我也渴望有肥饼干那样的小日记,多美啊,可惜我不会用小爪子打字,所以子好麻烦那么远的妈妈了(哼,近在身边的胖胡子爸爸一点用也灭有)。妈妈是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她一定会感觉到我的电波的!!!

    果然,1个小时以后我听到爸爸在跟妈妈打电话,他们谈话的时候说到了我。爸爸照旧在妈妈面前表功,说把我养的胖胖的,还告状,说我现在很懒,天天看见我在睡觉。并且说我现在正蹲在窗口,小脑袋跟着来往的车子左转右转的,看得很起劲。其实,我一个耳朵早就转向电话了,妈妈的电话怎么可以错过听呢,我只不过用最随意的举动来隐藏我波涛汹...

  • 一个礼拜里面完成衬衫系列,并且全部重新做Pret-a-porte。结果在每一天无穷无尽地修改中,全部人人心惶惶。

    Correction时让二年纪主要老师来评,说是看看哪些人实在太差,不用升了 =_=#   幸好Tres Bien Passe,一颗小心脏终于放下了。 

  • 2007-05-06

    法国大选之夜 - [生活]

    今天是法国大选公布之日,我这个平时不怎么看电视的人打开电视机想看看法国人是怎么吵吵的,结果发现偶的电视频道竟然全都没了,只剩下几个平时不看的台在模糊地间或黑白间或彩色地闪烁着。。。难道是别人发现我在不付钱偷看电视就无情地把线给掐灭了么?也太能掐时间了吧。于是,我转战网落,在线收看。

    其实,法国人谁当选,对于我来说没啥区别,我一不想移民,二不想长居。但这段日子,在学校,在公众场合,大家谈论的都是这些。看着他们热烈激昂群情愤慨的样子,我不禁对自己那从来不曾存在过的政治群众意识感到小小的汗颜。

    别说国家主席了,就连上海市市长是谁,本里弄代表是谁,本小区区委主席是谁,这些问题我也没有兴趣知道过。对自家大门范围之外关心最多的无外乎是:小区物业管理费拖欠多久之后才有人来催 =_=lll  人跟人,怎么就那么不一样呢...
  • 2007-04-20

    Pret-A-Porter - [上学]

    模仿了MARNI的风格

    准备有空给自己做条裙子。买不起总做的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