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0-13

    转一篇 “胡兰成的今世今生” - [胡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io2005-logs/30214407.html

    是JESSIE 同学写的,概括的超好。今天想跟某人描述下胡兰成的无耻,结果发现没有说出精髓,那种谴词造句里的惺惺作态,不用原话,很难体现此人的BH之态,所以还是把我同学写的这篇给转过来。

     

    中国文艺圈实在是个很有趣的东西,但是就算他多耀眼也好,胡兰成也是中翘楚!还没看今世今生的时候,我是对胡兰成抱有一小点同情的,毕竟张爱玲名气更大,而胡兰成在此也是一负心汉的角色,让人觉得他似乎有些冤枉,更何况他书一开头,便闲闲的说些乡村小事,桃花啦,养蚕啦,寥寥几笔,栩栩如生,我便觉得他是个才子,更加觉得他有点冤枉,于是看完了那本书,在我合上书之后,长叹一声,若是老子来写,开篇就要说,那是一个极品云集,鸟人辈出的时代!多壮阔!好,让我慢慢说哈!为了好数,我决定把所有和他有关的女人都标红!
    胡兰成先有个老婆,叫玉凤,父母之命,他写玉凤的时候用的是,有凤来仪,我靠,真把自己当根葱了,他当自己是皇帝命呢!然后呢,他对这个老婆如何就不细说了,他也说他去外面读书的时候还勾搭了一个同学的妹妹,但是到底没成,阿弥陀佛。然后后来玉凤病的要死了,他家没钱,他就去他义母家借钱,借没借到,便干脆住在他义母家,他是这么说的我在俞家又一住三日,只觉岁月荒荒,有一种糊涂,既然弄不到钱,回去亦是枉然,就把心来横了。然后等到他lp挂啦,他撒泼撒痴的搞到六十块钱,给他lp买了一三十五块钱的棺材,自己就觉得自己很不得了了!
    玉凤死掉两个月之后,胡同学南下广西教书去了,然后和别人打赌,跑到女同事李文源的宿舍里亲了人家一下,掉头就走,他自己说他是不喜欢这李mm的,后来这李mm到香港之后几次写信说要去陪他,他也没答应,然后他又和一女的,叫全慧文的,相看结婚了,他是这么说的,“是同事介绍,一见面就为定,与世人一式一样的过日子
    然后他就和张爱玲勾搭上了,也算是以文识人,张爱玲上辈子一定没做啥好事,真可怜,胡同学是这么说的,但她想不到会遇见我。我已有妻室,她并不在意。再或我有许多女友,乃至挟妓游玩,她亦不会吃醋。她倒是愿意世上的女子都欢喜我。然后我们两人都少曾想到要结婚。但英娣竟与我离异,我们才亦结婚了。是年我三十八岁,这英娣是谁呢,莫名其妙横杀出来,老子很疑惑,于是求助google同学,原来是胡同学的妾…………ORZ,是个歌女来的,恩,然后他和张爱玲结婚了,不得不说他写的内婚书我还是很感动的,胡同学哄女人有一套啊!胡兰成张爱玲签订终身,结为夫妇,愿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上两句是爱玲撰的,後两句我撰,旁写炎樱为媒证。
    然后呢胡同学到武汉办报纸,搭上一个姓周的十七岁的小护士,他还很得意的,但是小周说,她妈妈已经是妾了,她不能再做妾,后来胡同学回上海了,他是这么说的随後我到上海,一住月余。与爱玲在一起,过的日子只觉是浩浩阴阳移。上海尘俗之事有千千万,阳台下静安寺路的电车叮当来去,亦天下世界依然像东风桃李水自流。我与爱玲说起小周,却说的来不得要领。一夫一妇原是人伦之正,但亦每有好花开出墙外,我不曾想到要避嫌,爱玲这样小气,亦糊涂得不知道妒忌。爱玲好可怜啊。
    后来胡同学又回到武汉,但是日本投降了,于是胡兰成同学要跑路了,他是这么对小周同学说的我知道你的心思,我交给你的哪怕是一根草,你亦重之如千钧,但你不要固执,东西算得什麽呢?总是人要紧,既做了夫妻,且不在乎定情了物,何况这些。我们虽未举行仪式,亦名分已经定了。此番离别,譬如人家出门做生意,三年五年在外,亦是常事,家里妻子也安心等待。好花总也看不尽,又如衣裳不可一日都着尽,要留到慢慢着,我们为欢方未央,亦且留到将来,我们还有长长的日子。这老小子太坏了,居然还觉得自己出去跑路不知道啥时候能回来,也给不了人家几个钱,连名分也给不了,居然就觉得人家等着他是应该的,虽然不知道等到猴年马月!
    然后他就跑路了,之前胡同学说过,我在南京八天,又回杭州,无事住在斯家一年。斯家大少爷是我在蕙兰时同学请注意,这是他读书时候的事情,那时候玉凤还没死呢,那同学老豆挂了,留下来一个当时二十三岁的妾,他这次又去人家家避难,然后就勾搭上了他这同学的小妈!他叫人家范先生,范先生送他去温州的时候,他在路上不停的勾引人家,他是这么说的,十二月八日到丽水,我们遂结为夫妇之好。这在我是因感激,男女感激,至终是惟有以身相许。他真的把自己当个葱啊,他以为他是潘安再世啊!!!他还这么说道我在懮患惊险中,与秀美结为夫妇,不是没有利用之意,要利用人,可见我不老实。但我每利用人,必定弄假成真,一分情还他两分,忠实与机智为一,要说这是我的不纯,我亦难辩。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利用别人也就算了,利用一个女人的感情已经很无耻了,但是他还要说成这样,就好象人家上赶着来给他利用一样的,而他竟然付出真心,他都要心疼起他自己来了,我看到这里都要吐了,但是我还是坚持了下去!
    后来张爱玲到温州来看他,他没有告诉张爱玲这范先生的事情,然后他这么写道那天亦是出街,两人只拣曲折的小巷里走,爱玲说出小周与她,要我选择,我不肯。我就这样呆,小周又不在,将来的事的更难期,眼前只有爱玲,我随口答应一声,岂不也罢了?但君子之交,死生不贰,我焉可如此轻薄。且我与爱玲是绝对的,我从不曾想到过拿她来和谁比较。记得十一二岁时我在娘舅家,傍晚父亲从三界镇弯过来看我,带有金橘,分给娘舅家的小孩,惟我无份。我心里稍觉不然,但也晓得要大方。及後跟父亲上楼,他却取出一只红艳艳的大福橘,原来的专然留给我的。这可拿来比方我待爱玲。
      我道:“我待你,天上地上,无有得比较,若选择,不但於你是委屈,亦对不起小周。人世迢迢如岁月,但是无嫌猜,按不上取拾的话。而昔人说修边幅,人生的烂漫而庄严,实在是连修边幅这样的余事末节,亦一般如天命不可移易。”
      爱玲道:“美国的画报上有一群孩子围坐吃牛奶苹果,你要这个,便得选择美国社会,是也叫人看了心里难受。你说最好的东西是不可选择的,我完全懂得。但这件事还是要请你选择,说我无理也罢。”她而且第一次作了这样的责问:“你与我结婚时,婚帖上写现世安稳,你不给我安稳?”
      我因说世景荒荒,其实我与小周有没有再见之日都不可知,你不问也罢了。爱玲道:“不,我相信你有这样的本领。”她叹了一气:“你是到底不肯。我想过,我倘使不得不离开你,亦不致寻短见,亦不能再爱别人,我将只是萎谢了。”我听着也心里难受,但是好像不对,因我与爱玲一起,从来是在仙境,不可以有悲哀。
    多么的无耻啊,我真是替张爱玲感到很悲哀,战乱着呢,冒着危险从上海一路赶到温州,不过就是想让胡同学在她和小周之间做个选择,胡同学不但没选,她还不知道现在胡同学还有范先生呢。后来这一段更是让我伤心第二天下雨,送爱玲上船。数日後接她从上海来信说:“那天船将开时,你回岸上去了,我一人雨中橕伞在船舷边,对着滔滔黄浪,伫立涕泣久之。”她还寄了钱来,说想你没有钱用,我怎麽都要节省的,今既知道你在那边的生活程度,我也有个打算了,叫我不要懮念。 ”后来“於是六月十日来了爱玲的信。我拆开才看得第一句,即刻好像青天白日里一声响亮,却奇怪我竟是心思很静。爱玲写道:
      我已经不喜欢你了。你是早已不喜欢我了的。这次的决心,我是经过一年半的长时间考虑的,彼时惟以小吉故,不欲增加你的困难。你不要来寻我,即或写信来,我亦是不看的了。
      我才想起一年半前她来温州,两人在小巷里走,要我选择她或小周,而我不肯。我且又想起她曾几次涕泣,一次她离温州的船上,一次是我这次离上海时。此外想必还有哭过,为我所不知道的。
      信里说的小吉,是小劫的隐语,这种地方尚见是患难夫妻之情。她是等我灾星退了,才来与我诀绝。信里她还附了三十万元给我,是她新近写的电影剧本,一部《不了情》,一部《太太万岁》,已经上映了,所以才有这个钱。我出亡至今将近两年,都是她寄钱来,现在最後一次她还如此。啊,真是傻女人啊傻女人,我都不知道说啥好了,我都要为她哭一把了,诶。
    后来胡同学就去了日本,住在一个有夫之妇家里避难,内女的叫一枝,然后他又和人家勾搭上了,当然就只是勾搭啦,他也没想和人家结婚啥的,再后来没啥啦,他和一原来上海滩的黑社会老大的老婆结婚了,叫佘氏爱珍,后来张爱玲曾写信给他的一个朋友,池田,借胡兰成的书,池田把明信片转给了胡兰成,胡兰成看了之后,又写信去撩拨她,万幸此时张爱玲已经在美国了。“爱珍笑道、「你呀,是要爱玲这样对付你。想起你对人家绝情绝义,不知有几何可恶!」但是她教我写信寄书时用双挂号,爱玲接到了总得在回单上签字。我惟说都不是为这些,因问你若换了她,也写回信不写呢?」爱珍道、「当然不写。其实呢?她想来想去,这封回信也难写。」可是回信到底来了。写的是--
      兰成:
      你的信和书都收到了,非常感谢。我不想写信,请你原谅。我因为实在无法找到你的旧着作参考,所以冒失地向你借,如果使你误会,我是真的觉得抱歉。「今生今世」下卷出版的时候,你若是不感到不快,请寄一本给我。我在这里预先道谢,不另写信了。
      爱玲十二月廿七
      我看了只觉一点法子亦没有。马上也给爱珍看了,受珍诧异道、「果然厉害!」随即笑起来,说、「该!该!她叫你不要误会,以为她有心思朝着你了。她告诉你信与书都收到的,今生今世下卷等出版了仍请你寄去。嘿!她就是不写信与你了。你这人本来是也理睬你不得!」她这样的单是照信里的话叙述一遍,也不知是因为晌午好天气之故,还是别的什麽之故,即刻那信里的话都成了是忠厚平正的了。
      爱珍道、「但是你偏去撩她,写信与她,你说我没有误会呀,你自己不要多心,我们来做个学问上头的朋友,你说好不好呀?」我接口道、「两人写文章可以有进步呀!」爱珍道、「是呀,你就这样撩她,你说我是要向你请教请教学问呀,且看她如何说。」我道、「她也不如何说,单是我写信去,她一概不看。」爱珍道、「不会的」。我道、「怎麽不会,你做女儿时,人家写来求爱信,你就一概不看」。
      爱珍道:「你与爱玲的情形不同。」
      我亦不辩,因道、「上次我写去的信里就有撩爱玲,我说她可比九天玄女娘娘,我是从她得了无字天书,就自己会得用兵布阵,写文章好过她了。我这样撩她」。爱珍道、「你还可以信里请她来日本看樱花。我教你一个法子,你只当没有收到这封信,越发写信去撩她」。这简直是无赖,我虽不依着做,可是真好。
      我与爱玲的事,本来是可以这样的没有禁忌,不用郑重认真到要来保存神圣的记忆,亦不用害怕提起会碰痛伤口。後来隔了许多日子,一次爱珍问我、「你到底有没有写信去给爱玲?」我道、「不写。只等书下卷出版了寄去给她,总之现在信是不写。」爱珍正容道、「你这说得是。而你与爱玲,亦实在是两人都好。」
    看完我都不知道该说些啥才好了,我数了一下标红的,一共是十个,当然这都是记录在案的,其余的应该还有许多吧,其实当时的中国还算没有彻底脱离封建社会,一夫多妻还是存在的,但是他每每对人要么抱着利用之心,要么轻贱之意,没有感情也结婚,而女方是生是死也和他没有一点相干,第二个妻子,他书里就提了一句,后来我google才发现,他说他这老婆是疯子来的,长得最难看!他自己还要说自己是对每个人都是真心的,我真是恶心的都要吐了,真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这也是为什么胡同学在政治上总是做出错误的选择,却还能安安稳稳的活到那么老,怪不得张爱玲给别人写信说,君子相绝,不出恶声,看来小白脸在什么时候都能活得很好啊,重要的是,他不觉得这是一件不好的事情,还觉得很光荣呢,我也不知道这样的人生是否幸福,但是他真的就像路上的一堆臭牛粪,臭得理直气壮,虽然是恶心的,但是你路过的时候也是要看两眼的,最无耻的就是无耻的不知道自己可耻,胡同学真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典型啊!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包 Le Sac 2007-10-13

    评论

  • 看完之后很生气啊.胡真自恋+市井龌龊,虽然之前我一点没研究过他.
  • 不好意思,还有一个问题要问你(应该是N个问题),你当时过去的时候是中介办的还是自己DIY呢,我看见它的网上有申请的表格,现在申请可以吗?那语言的问题的,那边是不是有课程或者我可以在这边学了再去,它上面说CLOSING DATE FOR REGISTRATION 12/06/09。

    MERCI BEAUCOUP!
    回复olgaolga说:
    09年的申请已经结束了呀,你要明年去申请了,从四五月份你就可以开始关注了,要申请的早点,否则后面人数满了就不招了。如果你法语不好,上课很困难的。而且所有的设计课程必须在法国读的。
    2008-10-21 23:13:22
  • 我脑子里要说的说都被IMT说掉了,再加一个,长得帅没有办法
  • 我最讨厌最憎恨的就是这种文学男青年了...
  • 唉,到底是图个啥呢。就被这姓胡的糟蹋那么多姑娘。还都那么死心塌地的呢。
  • 一直都关注你的BLOG,想问你在法国读的是哪所学校呢?申请时对作品的要求是怎样的呢?对绘画呢?MERCI BEAUCOUP~~~~
    回复olgaolga说:
    STUDIO BERCOT。没有绘画基础也没关系的,感觉好就行
    2008-10-21 20:46:53
  • 不是为他含冤,是不是有种男人天生这样的,比如罗丹,比如《不能承受生命之轻》中的托马斯......
  • 张爱玲对这个男人实在是仁至义尽了,但这个姓胡确实有办法,跑回台湾,朱天文那些小辈依然对他崇拜得不了.其实,他的文字看多了就觉得是个娘娘腔,大白话不好好说,矫柔造作.
  • 就一有点文化会摆弄文字到处骗情的大流氓,搁过去要以流氓罪下狱滴。再次为张不值。
    回复谭咪说:
    。。。那也看时代的吧,嘿嘿,他还好生早了。。。。。。
    2008-10-21 20:27:58
  • 过去男人管这种下流当风流 =___=
    回复lvlv说:
    男人一直都有点下流的啊~~~
    2008-10-21 20:27:00
  • 唯一的解释是,胡同学活儿好,有才情,有闲情,活儿又拿得出手的男人,难怪爱玲到死都放不下呢。。。
    回复IMT说:
    。。。张爱玲后来又结了,找了个老外。。。。。。
    2008-10-21 20:2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