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1-08

    两个吃货 - [生活]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io2005-logs/5974152.html

     现在习惯于边做作业边听百家讲坛,这段日子听的是:易中天评三国。我开始还想呢,这教授取了个艺名来说三国了,还真配合这氛围。后来才知道这个名字是真名 ~~~>_<~~~  是他爷爷取的。

    瞧瞧人家取的名,多有文化,多有气势,多有历史感啊,容易上口,比画还少,简体繁体一个长相。看看我,都取了个啥名啊。怪不得我噶没文化呢 T_T

     

     

    我一直觉得自己饭量挺大持续力挺长的,直到遇到了小金金才知道"天外有天",还有一句话叫"长江后浪推前浪"。

    刚开始认识她时,就是因为吃而对上眼的。那天大家点了炒饭,当大家都开吃时,就看见对面一个文静秀气且极苗条的小姑娘,在扬州炒饭里往外挑胡萝卜。她看到我也是面前一堆胡萝卜后,当即双方心有戚戚焉。

    一起吃久了才发现,小金金吃起来真是欢,且百吃不胖。

     

    有次我们买了三明治和肉肠在火车上吃,最后还剩好多的法式肉肠,小金金就说“你吃吧,多吃点多吃点”。结果边上一素不相识的温州小姑娘开口了:“你人真好啊,你看你那么瘦了还不吃,她那么胖了你还劝她吃。”(瀑布汗呀。。。。。。)

    其实我们在西班牙时,我中午喝一碗汤就饱了,她活生生的一盘火腿色拉加一份猪排薯条才觉得可以,然后晚上照样大吃海鲜饭。就是因为长着一张巴掌小脸,所以大家都很容易忽略她的饭量,但只有跟她一起吃过后才能深刻体会其胃量之惊人。几乎她所有的女朋友都为此而愤怒,因为大家吃的都比她少,可长的都比她胖。以至于我在西班牙仰天长叹:“没天理啊~~~ ~~~”。

    小金金陪她妈到里昂玩时,特地去我们曾经去过的一家当地菜,因为她实在想念那里的火腿色拉,满铺铺的一盘,而且这只是套餐里的前菜,后面还有主菜、奶酪和甜点呢。吃完了后,她就心满意足地跟她妈妈回去了,等到了巴黎后给我电话说,忘了把上次就拉在我这的钥匙给拿回去,结果被她妈用一句话定性:你看见了肉就什么都忘了。

     

    对于这个假期,小金金非常的兴奋,因为她在乡下呆了半年,嘴里都快淡出鸟来。眼望着到了巴黎,可以畅快地吃了,没想到却在斯特拉斯堡吃出事来了。

    每次旅游之前,我都尽我所能地拖着哈喇滋地满网络找好饭店,然后小笔记勤奋记录,就等着亲临现场甩开膀子。这次也是,而且在我们到达的第一天下午就把当地最著名的饭店都找到了,都是非常有特色的饭店,当晚就在最大的那家饱餐一顿。斯特拉斯堡到底是跟德国相交的地方,连饮食习惯也相近,每道菜端上来时都堆得小山样的高。我那套餐每道都只吃了一半,甚至连最后的冰淇淋都没塞下去,因为自己感觉都堆到嗓子眼了。当时还被小金金嘲笑了一场,对我纤细的食道嗤之以鼻。没想到第二天就轮到她了。

    当小金金欢快地吃完了中午满满一盘的当地特产CHOUCROUTE,然后又欢快地喝了个下午茶加柠檬派,最后半推半就地结束了晚上的鸡肉意大利面后。。。 。。。罪案就在她肚子内发生了。可怜的小女人,一晚上倒在床上摸着肚子想不通这种不消化的事怎么会在她身上发生呢。直到后一天我在饭店大啖美食的时候,她仍然只好喝水,且不能看吃的,看了就想吐,但又吐不出来。在游游荡荡一整天,且滴米未进后,小金金意识到,原来她平时一天吃的量足够正常活动两天啊。

    一直到我们回到巴黎,肚子问题仍然没有解决,虽然能吃了,但只能达到常人水准,完全丧失了她的神勇之力。计划内的饭店都没有去成,小金金的原定目标根本没有达到。但即使这样,我还是跟着她跑了好多的饭店咖啡馆,知道了哪里有最好吃的柠檬派,哪里有最好吃的蝴蝶酥,那里有最好吃的千层酥,哪里有高雅的茶室,哪里可以吃到精美的三文鱼套餐等等等等。

     

    直到小金金临走的前一天,她的胃口才恢复到正常,这才是她此行最郁闷的事。在一个花花世界遍地饭店的地方没有敞开怀的吃,等到回到乡下有了胃口却没了饭店。

    而我,也非常的郁闷。我秤了下体重,辛辛苦苦三个月,那几公斤的肉都白减了,在一个假期里全补上了。而且最要命的是,现在胃口哈好,回到了国内的水准,早上10点就开始狂饿了,中午地铁里闻到一点点肉的味道就开始口水泛滥流成瀑布了,下午时针一指向4点我就脑海里浮现出柠檬派的身影。看着现在这个趋势,冬季长骠的事是板上定钉了。

    为此,我今天坚决果断地喝了两顿粥,誓死将体重恢复到与小金金汇合前水平。虽然我也非常乐意跟着她吃,吃的跟她一样的欢,但我更乐意身上没啥肉。谁让我会长肉呢,做个普通人真是苦啊。

    分享到: